作文集锦(二)

作者:作文集锦(二) 来源:未知 2021-11-22 12:20   阅读:

女陶源开头:酷日当头,一阵清脆的叫卖声传入耳中。“卖葱了!”寻声望去,一位年龄与我相仿的农村姑娘正在集市上卖葱。母亲听到后,转身便问葱怎么卖。

女陶源

开头:酷日当头,一阵清脆的叫卖声传入耳中。

“ 卖葱了!”寻声望去,一位年龄与我相仿的农村姑娘正在集市上卖葱。母亲听到后,转身便问葱怎么卖。母亲一向不买菜,今天是怎么了?那姑娘莞尔一笑,笑容中满是期待与欢喜。

  中间:她仔细地为母亲挑选着青绿的小葱,边挑边与母亲闲聊,:“这小葱是今早刚摘的,新鲜着呢,保证你买的物有所值”。母亲便与她聊了起来,我得知她今年才十六岁,家在乡村,每天早上三四点钟就起床坐车到城里卖葱。她才仅仅比我大一岁,本应该是上学的年龄,但因为家庭的缘故却在这里卖菜,不由心中浮过一丝同情。两三分钟后,母亲买好葱准备付钱。那清脆的声音又传来了,“一共两块三角钱”。母亲付了钱后,带我走远了。到了家门口,突然发现钥匙不见了,想起可能是付钱时钥匙掉了。跑到小摊上去,那位卖葱的小姑娘看到我后笑逐颜开,“小妹妹来的正是时候,刚才你妈妈的钥匙掉了吧,给你。”我回答说:“谢谢你。”便离开了。

结尾:那年夏天,我沐浴着阳光,看到了一位善良淳朴的农村小姑娘,她身上淡淡的葱花味和清脆的声音,令我终身难忘。

小人物片段

  酷暑之下,严寒之时,他总是身着笔挺的制服,带着大盖帽,直挺挺地矗立在那儿,犀利的眼神扫视过每一位行人,提防着任何突发事情袭来。

  他是小区的保安,我每次见到他,都会心生害怕,想躲他远远的。他的表情严肃,黝黑的脸紧绷得像一块苏打饼干。没来由地,我很讨厌他,从第一眼起。

  那个冬夜,我小心翼翼的溜过镜面一样的街道进入小区,却一个没站稳,重重地摔倒,疼得无法起身。在橙黄的路灯下,我看到岗位上的那个人飞快动身,如离弦之箭飞速跃到我身边,蹲下身来慢慢将我扶起还关切的询问着:“小朋友,没摔到哪吧,快起来。”他仔仔细细地看了看我,见我真的没事,微皱的眉头突然平坦,咧开嘴笑了笑,并说:“快回家吧,走路小心点。”说罢又挥了挥手,快速奔回岗位,依旧笔挺地站在那里。有暖黄的灯光打在他身上,就仿佛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温暖又令人心安。

  他的笑容并不好看,甚至有些难以入目:嘴角咧开,眼睛眯成缝,眼角的无数条皱纹向后延伸,干枯而苍老。可即使这样,那笑容好似有阳光般的力量,看到那笑,仿佛全身都被洗礼,连疼痛都减缓了不少,有说不出的暖意。

  后来,我们搬家了。很久之后再回去,岗位上的人已经不是他了,而是一个连站姿也不挺拔的年轻人。我再也没有见到他。然而,它挺拔的身影温暖的笑容,却从此烙印在脑海,就像天空中那颗最亮的星,在黑暗中闪闪发光.....

熟知的小人物  石嘉睿

这小院的年头真不短了。院内坑坑洼洼的水泥地直到今年春天才铺上了沥青,四周的楼房也像模像样地刷了一层涂料。院子里很多房子的主人换了一茬又一茬,装修也是与时俱进,能称得上是老住户的,也只不过寥寥几户人家。要说这小院里年头最久的,就是院内那一排低矮的黑褐色房顶的平房和院门口那生锈得吱呀作响的铁门了。每天早上,除了打通宵的租房客,爬起来慌乱赶早班的职员,头一个睁开眼睛的人,就是康老二——没几个人知道他的大名,人人都这么叫他。披衣穿鞋,匆匆照看一眼自行车棚子里那群肥得像团子似的流浪猫,又紧赶慢赶地推开院子门口那两扇大铁门,一手的铁锈,吱吱呀呀的声音,响彻整个院子。

“康老二啊,这一地的雪啥时候给咱清啊?”远远听见有人在喊。我掰断手里的火腿肠,丢给那只在雪地里撒欢打滚的大花猫,抬头就看见披了一件军大衣的康老二,那本来骨瘦如柴的身体,乍一看臃肿得滑稽。他小跑着为那个正在热车的车主打开那两扇新换的大铁门,嘴里嗯嗯地应答——他的手上终于看不见隐藏在皮肤褶子里的铁锈了。这场恼人的雪也是端的要清理了,看着院里的车纷纷出发,康老二又给猫们端来了食盆,边看着猫们抢食,边喃喃自语:明儿个,我得挨个告诉车主们一声,院里清雪,车得挪腾挪腾。

仿写《薄暮下的刀锋》王彩璇

他生了副沉默的面容,略胖的脸上隐隐现出道线绳一样纠结的疤,于是肉色的脸细看去便多了些狰狞,大概这张脸会叫看见它的人放弃进一步了解他的打算,畏缩不前。

他姓霍,是我的校车师傅。早早晚晚的一句句师傅好和师傅再见让我与霍师傅混了个脸熟。若在走廊里撞见,沉默寡言的他会在我打招呼时半是友善半是羞觑地冲我笑笑,我们不算熟识,但也不是陌生人。

时间追溯到酷暑的一天,太阳跟个火球似的烧灼着大地,操场上几乎没几个人影,所有人都像鼹鼠抗拒阳光一样躲入了小楼的清凉中,风沉闷地带来烫灼的空气,蝉也只稀稀拉拉的叫着。我裹着一身热气敲开了车队的门,清爽扑面而来。饭缸找不到了,我却又不知道落在哪辆校车上。在失物招领处寻了一番没有。我有些惶急,似乎这石沉大海的饭缸牵系了我全部的注意力。“走,我帮你挨个找找。”我一扭头,是霍师傅。他还是很沉默的样子,但这一句简短的话却叫我惊喜连连。

抛开空调与冷气,他与我走进太阳光芒照耀的世界。他一遍遍上下车,开始时,他踏上那梯凳时还算轻松,略胖的身子也轻捷地上下,可一辆辆车搜寻的同时,又有一次次的希望落空,一辆,两辆,三辆……终于没有了原来的惊喜与期待,太阳的暑气似万钧重铁压在我后背,我已经举步维艰。

霍师傅比我还要困难,他本就有副不善运动的胖身子,跟在他身后,我可以清晰地看见顺着他脸上那道狰狞疤痕,有汗珠滚下来,打在地面上,蕴开片湿痕。

师傅沉默地往前走,我还是跟着,他的背影有点臃肿,日光明晃晃打在他身上,我想走了这么远的路,又上下了这么多的校车,他大概已疲惫不堪,我有些犹豫地上前,看向霍师傅淌汗的脸:“师傅,咱们别找了,回去吧。”他沉默的眼睛看了我一眼,笑了笑,在他的眼中有一种暖意化开,“没事,得帮你把它找到。”说这话时,他眼中有种温和而友善的东西,让我忽的感动了起来。

于是听到那句话的那一霎,我的心像猛得开出花来,有枝蔓缠绕生长,赐我一片阴凉,让我莫名驱走了这炎炎之感,心里有舒心与感动。

再看霍师傅,他已继续向前走,而我连忙跟上,心满溢了感动,他的背影依旧臃肿,却无疑让我景仰。

也许他没有什么了不得的丰功伟绩,只是个再平凡不过的人,可他一样也做了很多,比如在一个酷热的暑日为一个孩子四处寻找她丢失的东西。这是多小的事,可却又是多大的事。

爱的窗户  范伯源

开头:爱的种子,是黑暗天幕抖落在人世间的一颗颗碎钻,稍加打磨,就会熠熠发光。

结尾:相信明日阳光灿烂之时,他也会怀揣着一颗充满爱与梦想的心灵来到那里,因为他知道那扇窗的背后不会有泪水,只是期待。

风雨中的阳光(片段)石嘉睿

开头:那日,丁香花瓣被挟着风的雨珠扑落在地,扑簌簌一地汇成溪水蜿蜒的残香。手心捏紧那被汗水渍出一块墨斑的准考证,我回头,黑压压一片躁动的人群中,被夹得颤动的橙色小点儿,就是母亲。

人流缓慢蠕动,我不得不收回目光。心里也阴沉沉的,像是沉郁半年的情感洪水要爆发。那件橙色的外套,此时竟像是安慰我的阳光,明晃晃地忘不掉。

结尾:那日,丁香花在夜里又偷偷敞开了曾紧紧护着的紫褐色的芽,浓浓的一丛绿,尖端盈盈的一层粉。母亲进了家门,刚挨到沙发上想休息一下站了大半天麻木肿胀的双腿,便忍不住沉沉睡去。暖暖的亮橙色外套,就是这风雨无形的夜里,我的阳光。

小人物仿写 吴雪婷

她是个可怜的人,人们都这么说。

我常见她身穿一件边角破损的黑色纱衣,怀里紧抱着用百事可乐大塑瓶装满的白水,她的眼睛大的吓人,两只眼窝深陷着,指甲里略泛灰白色,两只手上覆着的皮肤像是薄薄的豆腐皮。我时常在候梯室遇到她,总是见她离人们远远的,哪怕是一个人独处,也习惯性似的把身形窝在角落里。我有些怕她,因为她的外表和我印象里童话故事中的老巫婆实在很像,但妈妈却会在遇见她时面带微笑,随意地打个招呼,她便受宠若惊似的抖一下肩,赶紧回复一个笑,虽然嘴角牵扯得有些僵硬,但现在想想,那个笑真的是努力了吧。

后来听邻居们说,因为她的精神状态不是很好,她的儿子便弃她而去,自那之后她总会流连在楼道中寻觅儿子的身影。我心中的胆怯不再,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同情和怜悯。于是,我也学着妈妈的样子,在遇到她时抬手问个好,感觉似乎像这样,心中那种莫名的难受就会消减一些。

那日奶奶来家里做客,送奶奶离开时恰巧在电梯前遇见她。我向她笑了一笑,她也冲我笑笑,奶奶初见她的样子,受了惊般地躲在了我身后,用惊恐的眼神望着我,我下意识地抬手指了指头,却在一瞬间意识到她也在看我,带着半分懊恼半分侥幸扭头望她,却正对上她眼里一闪而过的落寞和一声来不及收回的叹息,我心里的某处轰然倒塌。

任凭奶奶拉着我等了下班电梯,任凭奶奶在身边数落着我的“胆大”,我知道我犯了无法弥补的过错。我想我再也无力修补心里倒塌的某处屏障,那本来就是我自己设给自己的华丽的帷幕,是我在用自以为是的傲慢安慰着自己,施舍而出的那份同情,最后终于舍给了我自己。

自那之后许久我都没有再看见她,这份内疚我不知要怎样消除,也许永远也无法消除吧。

精彩的画,在大街小巷中,在无数人的舌尖上,每天呈现。

舌尖上的画      孙文龙

远远看到一个背影,坐在一条凳子上,一支木条握在左手,一盏灯悬在头顶。走近一看,眼前是一名年长的手艺人。他手中持着的,是一只威风凛凛的关羽形象的糖人。

见我走近,他抬起头,向我招手。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透过薄薄的镜片看着我。我也向他挥手问好。坐在小桌前,我眼前摆放这一本装饰精致的小画册,展开的一页上,各不相同的人物栩栩如生。我挑了最中意的一个,告诉他,他便忙起来了。

只见他拧开灶炉的开关,炉内刚融化的糖浆很快鲜活起来。他拿起右手边一只钢勺,舀起小半勺糖浆,左手立即取出一根木条。两手配合,在纸上的木条左右演绎出一幅生动的图画。糖浆在他的手上,马上就变成了山水画中的浓墨,被自如地挥洒。没等我回过神来,这幅大作就完成了。举起糖人,在阳光下细细地端详,他的脸上终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他把糖人递给我,我小心翼翼地接过。这小小的糖人握在我手中,闪耀在阳光下。阳光下的糖人,比画册上的更加生动。落日的照耀,让它散发着温和的光。这只小人高举着一把锋利的刀,坐在一匹汗血宝马上奔腾。把糖人凑近我的耳朵,我仿佛听到了马蹄的嗒嗒声。平凡的糖浆,到了手艺人的手中,好像具有了灵魂。而铸就这灵魂的人,只是一位平凡的手艺人。

这是一名平凡的手艺人,却更是一位技艺精湛的画家。他在舌尖上作出的画,比任何一幅描绘在宣纸上的画,都更淳朴、更真实。这样一幅幅平凡而精彩的画,在大街小巷中,在无数人的舌尖上,每天呈现。

片段:王泽蔚

太阳像一个喝了酒的醉汉红着脸向山后退去,逐渐收起它那金色的光辉,天空渐渐变得昏暗,我看到前方不远处闪烁着点点彩色的光,便和妈妈信步向那边走去。

熟悉的街边小摊摆放着各式各样闪烁着的小彩灯,摊主还是那个年轻人,瘦削苍白的脸上依旧挂着浅浅的微笑,那一身深蓝色的运动服略显肥大。看见我和妈妈停在他的小摊面前,他急忙站起来,有些局促的搓着手,轻声问:“您想买哪盏小灯?这些都是我自己做的,您看好了可以便宜些。”他的眼里闪烁着渴望的光芒。妈妈一边挑选小灯,一边和他聊着。从谈话中我才知道他是一个大学生,因为家境实在贫寒,供不起他上学,他只能一边上学,一边自己制作一些小东西卖掉,赚钱供自己读书。我拨弄着那些小彩灯,其中有一盏橙黄色的尤为耀眼,犹如晴空中的一轮太阳,向大地辐射着能量。我忽地明白了,那彩灯不仅仅是他制造的产品,还包含着他坚持不懈,艰苦求学的精神,是他心中的太阳,鼓舞着他克服生活中的无数困难,不断告诫他不要放弃,不能放弃……站起来我再看他,顿时觉得不再为他简陋的衣着感到同情,相反倒有些嫉妒他了。

怀揣着那发出温暖的橙色光的小灯,似乎感到有一股力量支持着我前进。太阳收起了它最后的一束光辉,但我心中的太阳已然升起。

付英超

揭开灼手的锅盖,锅中的水汽便盘旋着升腾而出,隐约能看到表面层层叠叠的金黄色酥皮,青绿绿的葱花和碧生生的香菜叶如繁星般点缀其上。咬上一口,一股清甜甜的味道便混合着小麦粉浓郁的面香携着味蕾,串杂着油丝丝的腻滑感和润乎乎的压迫感,均匀地分开散而又悠悠然地将充足的热量和自然的味道一点一滴浸透口腔,细嚼片刻,从层层叠叠的面中流出尚未润透的油花,厚重中弥散出浓郁的葱香,与口腔中早已被细致的品尝出的醇香味道交织混凝在一起。重新排列组合成全新的厚密的馨香。锅中继续添油,刷面,油珠在新裹好的白里透黄的面中四散滚动,不一会儿便聚成一成新金闪闪,油亮亮的油壳。金黄色油滴裹着还没熟透的面层,上面逐渐凝结成棕黄色和金褐色的两种纹路,如国画中逐渐洇染交叠的墨迹,又似陶俑上未干的鲜亮三彩。凝丽与大气中透着秀丽与自然,一股浑重的咸香在微微发冷的空气中晕散开来

…………这只是一张烧饼而已…。

分享给小伙伴们:
作文集锦(二):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当前位置:指导作文 > 高卡作文作文集锦(二)转载请注明出处。
下一篇:没有了
作文集锦(二)相关文章